通知公告
  机构职能
  便民服务
文史长廊
护国将领吴传声
作者:汪朝伦  来源:本站  时间:2012/5/23
 
 
 

          以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为主要目的的护国战争,是继辛亥革命和二次革命之后的又一次革命运动,是辛亥革命的继续和发展,在中国和世界历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曾被孙中山先生称之为“第三次革命”。在这场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运动中,护国黔军东路支队第三团团长吴传声,在讨袁护国、反对“洪宪”帝制的正义战争中,身先士卒,壮烈牺牲在湘西战场上,为革命立下了功劳。
         吴传声(1876—1916年),字哕鸾,麻江县下司镇人,家住下司大街灯杆边,也就是万寿宫的隔壁。吴家经济情况并不富裕,吴父以小手工业为生(以擀面为主),勉强度日,吴传声的母亲是下司铜鼓村(今为凯里经济开发区代管)苗族穷苦农民赵当波的女儿。小时候,吴传声常借砍柴或节日机会到苗家山寨铜鼓村的外公家玩耍。他自幼勤劳忠厚,一些顽儿经常欺负他,据说吴当团长后,儿时欺负过他的人还担心他来报复呢。其实吴心胸宽广,对这类事情根本不在意。
         吴传声曾就读下司私塾,十五岁出走云南读书,刻苦学习,后赴法国留学,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回国,经河内到昆明参加新军,他是一个追求变革、追求光明,关心国家命运的有为青年,因表现优秀被保进云南讲武堂学习3年。在校接受进步教师传播民主革命思想,成为品学兼优的学员,毕业后分任滇新军第十九镇连职,在军中加入了孙中山先生领导的革命组织同盟会,是云南临安(今建水)新军辛亥起义的骨干人物之一,民国元年(1912年)二月,任大队长,随滇军人黔后,奉唐继尧令率队驻黎平县。次年,任贵州东南路游击大队长。刘显世在黔建陆军,委任吴传声为黔陆军第三团团长。
          辛亥革命结束了延续二千余年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民主共和思想渐渐深入人心。而在全国民主空气日益高涨之时,窃国大盗袁世凯逆历史潮流而动,泡制了拥戴他当皇帝的“筹安会”。一九一五年十二月十二日,袁世凯发表了接任帝位的申令。一九一六年元旦登基,当上了“中华帝国”的皇帝。
         袁世凯的复辟倒退活动,受到了全国各阶层人民的强烈反对。就在他发表接任帝位申令之后的第十三天,即一九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云南宣告独立,以蔡锷、李烈均、唐继尧、戴戡等人发动领导的、震惊中外的云南护国起义爆发了。
        云南起义前,曾数电催促统治贵州的护军使刘显世,要求他与云南配合倒袁。但是,刘是一个顽固的地方封建军阀,又受袁恩宠,加之畏北洋军力理的强大,首鼠两端,企图置身局外,以保住贵州这块地盘。但黔军中以王文华、熊其勋、吴传声等人为首的青年军官,对袁世凯的独裁专制和倒行逆施,持强烈反对态度。云南起义后,他们力劝刘显世响应,纷纷致函上书。吴传声上书刘显世,表示“义不帝秦”,并说“中华民国,吾先烈铁血所铸造者也。今败坏至此,而幸生畏死,趋利避害者踵相接声,实耻之”。并表示“宁死疆场”,决不让国贼逍遥自在。吴传声词旨激昂,见者为之运容。他们的态度,反映了广大官兵的心声,有力地促使刘显世转变立场。
           一九一六年一月二十四日,戴戡率云南护国军先遣纵队抵达贵阳,对刘显世形成军事压力。戴是贵州人,曾任贵州民政长和巡按使,是跟随蔡锷奔走反袁的活动家。戴抵贵阳后,一方面向刘显世集团介绍反袁斗争的形势,晓以大义,促使该集团内部进一步分化;另一方面,又积极向各界群众进行宣传,争取群众的同情与支持。一月二十六日,戴戡在贵阳各界数千人的集会上,发表了理直气壮、言近旨远的长篇演说。他以大量的材料和亲身经历,揭露了袁世凯丧权辱国,倒行逆施,实行专制独裁的种种罪行。进一步鼓动黔中父老要当机立断,“今日之事,非袁世凯死,即我等死而已,岂有它哉。再论到成败一层,袁世凯现已众叛亲离,不亡何待!”戴戡的演说,道出了贵州人民的心声,得到各界人民的热忱拥护。在迫于内外形势,一月二十七日,刘显世发表“反对帝制,永护共和”的讨袁檄文,宣布贵州独立。
          贵州独立后,即以黔军配合护国滇军,出兵讨袁。蔡锷将滇黔的护国军合编为“护国军滇黔联军”,戴戡任滇黔联军右翼军总司令,下辖东、北两路,戴亲率北路黔军出黔北,攻綦江,其目标在于配合川南护国军主力,攻取袁军曹锟总司令部所在地重庆,以截断叙、沪之敌的后路。进军湖南的东路支队,由黔军一、二、三团组成,王文华任东路支队司令兼第一团团长,王率第一团从贵阳出发,兼程疾进,进抵湘黔接界的龙溪口,设司令部于此。同时命令第二团在铜仁集中后,向湘西的麻阳进军。令吴传声第三团,集中天柱县后向湘西南的洪江、黔阳进军。得到讨袁命令,吴即飞令该团驻独山、榕江、黎平各营,迅速赴天柱县集结。吴传声在对全体官兵训话时说:“袁世凯窃国称帝,我们有血性的军人,应誓死反对。我们为民国争生存而死,死了也是光荣的。现在正是我们报国的大好机会。我决心与大家一起,宁战死疆场,决不苟且偷生,让国贼逍遥自在。如我偷生怕死,就对不起大家;如果我战死,大家不奋勇杀敌,也对不起我……”在吴传声团长的带动下,黔军第三团官兵精神振奋,决心誓死反对袁世凯复辟称帝阴谋活动,为保卫共和,英勇杀敌。
          一九一六年一月下旬,王文华指挥东路黔军进入湘黔边境,同时袁世凯的北军征黔部队第一路军,在马继增指挥下,也进入了湘黔边境。北军先后进入湖南的步、骑、炮兵达三万人之多,号称“十万大军”。王文华所部护国黔军,只有步兵三个团,总数仅三、四千人,面对优势的敌军,不敢轻进,大部滞留于黔境镇远、玉屏之间。初时北军也不敢轻进,敌我双方都处在试探性的对峙之中。
          北军进入湘西先头部队的旅长汪学谦,在其进扎沅州(芷江)后,认为黔军弱小,不堪一击,企图以其优势兵力威胁和压服黔军,狂妄地写信威胁黔军说:“贵州兵单饷绌,器械陈旧。若是我们愿意打仗,早已饮马滇池了。希望你们不要不自量力,侵犯芷江”。王文华和吴传声认为汪旅色厉内荏,骄兵必败,应抓住这个时机,主动出击。于是王文华将司令部推进到了龙溪口,选择北军官兵欢度旧年除夕的机会,命胡英率领第一团第二营,突击晃县县城。胡英借夜色的掩护,趁敌军官兵酒酣耳热之际,发起攻击。敌人被黔军突然袭击打得惊惶失措,被迫逃出县城,退守二十里以外吴松关和大关。王文华乘胜追击,指挥袁祖铭的第一营,一举攻克了吴松关和大关,占领了晃县全境。
           与些同时,吴传声指挥黔军第三团,攻占了黔湘界上的瓮洞,挥军进入湖南,一举消灭了沱口的北军前哨部队,并趁敌惊惶失措之际,发起了攻打黔阳的战斗,迅速攻占了黔阳城,俘获敌军二百五十余名,步机枪二百余枝,银洋二万余元,其他军用器材、粮草、辎重无数。两战皆捷,士气更旺,他接着挥师击溃了洪江的守军,占领了湘西南的军事要地洪江,掳获无闩大炮2门,炮弹200多发及其他军用器材。不多几日,连战皆捷,打下了敌人的嚣张气焰,护国黔军声威大振。
           东路黔军,在王、吴两部夺取了晃县,黔阳、洪江等地之后,即决定乘胜进攻敌人重点固守的沅州。沅州据晃县、黔阳、麻阳之间,形势重要,敌人以三个团的兵力据守。此时,东路黔军第二团(团长彭文治反对护国讨袁,弃职潜逃,由副团长庐涛指挥),两次进攻麻阳,均未得手。敌人有由麻阳继续增援沅州的动向,为阻止敌军向沅州集结和互相应援,必须迅速夺取沅州。第三团团长吴传声奉命率领该团向沅州疾进,于二月五日拂晓,在沅州城东面发起了进攻。是日下午,王文华亦率部赶到,从沅州西北部发起了攻击,形成两面夹击之势。敌人也深知沅州的重要,又仗其兵多武器好,防守甚为严密。在顽敌面前,团长吴传声奋不顾身,身先士卒,带头冲向了敌阵。就在冲杀当中,他不幸中弹,壮烈牺牲在沅州东门外的黄坛桥上。团长吴传声的阵亡,使全军悲愤至极,全体将士,高喊着“为吴团长报仇”的口号,奋不顾身向敌人冲杀,敌人经一昼夜顽抗后,逐渐不支,最后烧毁大量民房而逃窜。护国黔军胜利攻克沅州城,打破了北军在湘西前沿的中坚据点。东路黔军,以数千之族,敌数万虎狼之师,连克晃县,黔阳、沅州等湘西重镇,使入湘的北洋军遭受沉重打击,在护国战争史上,谱写了以少胜多,以弱克强的英雄篇章。
           吴传声阵亡后,在装殓他的遗体时,王文华的参谋长范石生曾说:“哕鸾热心于革命事业,平生俭朴,阵亡时还穿着讲武堂时代的学生服,实令人钦敬”!民国政府给予优厚抚恤,追赠陆军上将都督衔。吴传声的遗体,由护国军护送回他的家乡——贵州省麻江县下司镇,安葬在他家的祖坟场,即下司保秧洲后山上。贵州著名教育家、学者欧阳朝相闻吴传声护国阵亡后,曾撰《赠吴哕鸾统军》诗一首以赞颂、节哀。诗曰:
        麻峡江声万派涵,廿年王气擅黔南。
        文章矫矫龙拿鼎,将略沉沉剑出函。
        会剪洪家霜共雪,军行衽席雨随甘。
        西河以一威名远,好绎传书事定戡。
        袁世凯复辟帝制,丧尽人心。护国战争得到了全国各地的响应,反对帝制的革命烈火越烧越旺。使袁世凯面临灭顶之灾,他做了八十三天的皇帝梦,于三月一十二日,正式发表了撤销洪宪帝制的申令,六月六日,这个曾经猖獗一时,不可一世的封建大独裁者,在全国人民的愤怒声讨声中,一命鸣呼,结束了可耻的一生。
          吴传声在讨袁护国、反对洪宪帝制的护国战争中,英勇献身。他有功于国家,有功于人民,有功于历史的发展和前进,他的事迹,早已载入史册,吴传声将名垂千古。

注:本文材料主要来源于戴聚一《护国军团长吴传声》(麻江文史资料第二集)

 

 
 

[关闭]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麻江县委员会
技术支持:麻江县电子商务中心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