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单位概况 |滨海党史 |理论园地 |政策法规 |滨海史话 |工作动态 |革命遗址 |大事记 |服务之窗 |滨海年鉴 |党史解密 |站点管理

 中共中央组织部、宣传部、党史研究室

“学党史、知县情、创大业”竞赛

大事记 更多>>
· 2013年5月份大事记…
· 2013年4月份大事记…
· 2013年3月份大事记…
· 2013年2月份大事记…
· 2013年1月份大事记…
领导人与滨海 更多>>
· 人间最贵是真情…
· 新四军八旅草蓬里的党代会…
· 谢振华将军的天场情缘…
· 原江苏省委书记韩培信来我县视…
友情连接
滨海革命史
儒将雪三 盐阜征程
作者:  来源:本站  时间:2012/12/26
 
 
 

——纪念开国中将李雪三将军逝世20周年

蒋永龙  徐振理  朱晓颖

    本稿于2012年12月11日,经李雪三将军夫人柏曼卿修定。

    2012年12月22日是开国中将李雪三将军逝世20周年纪念日。本文两位作者于今年3月25日,在北京李雪三家中拜访将军夫人柏曼卿,李雪三将军于1940年秋天,率部进军江苏省盐阜区连续抗战5年,直到抗战胜利,进军东北。与盐阜人民结下了深厚友谊,现摘取雪三将军和战友们在盐阜抗战及以后的点滴故事。

人物简介

    李雪三,原名李育林。1910年10月14日出生在河南省修武县周流村。1931年参加宁都起义,同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第5军团第38师政治部宣传队队长。参加中央苏区反“围剿”和长征。1937年担任第1军政治委员。抗战时期,任八路军第115师344旅687团政治处主任,八路军第5纵队第2支队政治部主任。皖南事变后,任新四军3师8旅政治部主任、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政治委员、兼盐阜军分区副政委、政治委员。参预指挥盐阜区反“扫荡”及单家港、陈家港、合德、天赐场杨庄、阜宁、淮阴、淮安等战役战斗。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民主联军第2纵队第4师政治委员,第2纵队政治部主任,第4野战军第39军副政治委员。建国后,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9军副政治委员、政治委员,志愿军后勤部政治委员。回国后,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总后勤部顾问,后勤学院副政治委员。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抗美援朝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一级自由独立勋章、二级国旗勋章。1988年7月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2年12月22日在北京逝世。

一、驻扎天赐场  创建根据地 

    1940年10月,八路军第五纵队第二支队在支队长田守尧、政委吴信泉、副支队长常玉清、政治部主任李雪三率领下、纵队教导营在纵队组织部长兼敌工部长谢振华率领下进驻阜宁县天赐场(今江苏省滨海县天场镇),当月底,以纵队教导营为主,在阜宁县委支持下,扩军1000余人,在天赐场组建阜宁大队,之后,帮助和支持盐阜区各县先后建立了县大队或县总队,区、乡也普遍建立了区中队、乡自卫队,既增加了各级抗日民主政权的自卫能力,又为主力部队储备了兵员。

    抗战时期,天赐场是南通到赣榆通榆路的必经之地,日、伪、国、共必争之地。电视连续剧《我的兄弟叫顺溜》中的“吴大疤子”,原型是伪军旅长吴漱泉,苏北人叫他“吴独膀子”。 1940年7月,吴漱泉母亲在天赐场张家庄张文斗家去世,面对八路军随时可能进驻天赐场的局势,他委派大老婆用木船,把母亲灵柩送回老家, 1940年10月7日,眼看大势已去,吴漱泉乘船逃跑,这个恶贯满盈的汉奸,于1945年9月22日,在淮安战役中被新四军三师指战员击毙。

    天赐场村民张成章,男,1926年出生,他说“‘吴独膀子’在天赐场局势乱透了,我家养一群鸭子,每天夜里,我都要在野田里睡觉看护鸭子,八路军来的那天夜里,我在野田里遇见了,他们就在我隔壁坟地里睡觉;第二天早晨,八路军在王开化家巷子里煮粥,不打扰群众。听说有情况,他们顾不上吃早饭,立即把张家祠堂、黄立山家围起来,得知屋里是江苏省常备二旅的一个团副和一个马夫、两个警卫。八路军不打一枪,向屋里喊话:‘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保证出来安全,来去自由’。通过喊话,那位团副带着三人加入到八路军的抗日队伍”。

    “皖南事变”后,李雪三所在的八路军五纵队二支队,在天赐场改编为新四军三师八旅,1941年11月15日,八旅第一次党代会,在阜东县潘荡区(今滨海县天场镇)辛荡村召开,会议由旅政治部主任李雪三主持,李雪三主任代表旅党委致题为《把八旅建设成模范党军》的开幕词,提出了把八旅创建成“模范党军”的要求,亦即把八旅创建成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革命军队的一支模范部队,这在当时起了积极的政治作用。

    新四军三师八旅宣传队小队长洛靖同志(38军文工团团长)告诉我们:“l942年,党中央、毛主席发出了‘自力更生,丰衣足食’的伟大号召。雪三同志亲自领导我们在阜宁县天赐场镇绿杨冈村(今滨海县天场镇),利用战斗间隙休整之际,经商得驻地群众同意,在田头地脑、河沟边、撂荒空地开荒种菜。雪三同志也和大家一样,分得一个地段,从开荒、下种、锄草、间苗、担粪施肥、浇水直到收获,不要警卫人员代劳,自己承担完成。并且,他还同大家开展劳动竞赛,及时表彰先进,鼓励劳动热情,把政治工作做到劳动现场。当年底,响应精兵简政的号召,我们旅宣传队下放到基层部队,我到天赐场镇24团团部报到,接替已经牺牲的赵东堂烈士任青年干事。”

    1944年12月7日,李雪三政委参加指挥八旅部队,袭击龚集和大四套(今属响水县运河镇)日军据点,打击来自河南开封的孙良诚第二方面军南下苏北的伪军。1944年12月10日,又对进至阜宁北之天赐场镇杨庄村伪军后尾发起猛烈攻击。两次战斗,共击毙日伪军300余人,日伪军狼狈窜入阜宁。当年参战的天场籍伤残军人、八旅24团战士蒋德标,对杨庄战斗记忆犹新;当年参战的天场镇伤残军人、阜东独立团战士潘开田、顾宝才,谈起杨庄战斗如数家珍。新四军八旅24团牺牲的二营营长王育才等10位烈士,安葬在6公里外的辛荡村,从此,这个村被命名为育才村,一直沿用至今。

二、创敌工体系   织抗战罗网

     敌工科干事介宗周.1939年时就是四十岁左右的秃顶老头,自嘲斗大的字识得一石,但他熟悉社会上的三教九流。部队进到苏北地区,他自称在青红帮里和蒋介石平辈。由于李雪三主任对他的信任和支持,他利用红门关系,收集到不少敌伪情况。苏北地处河网地带,部队调动需征集民船。不少船老大(船主,船长)是青红帮,在征集民船时,他起了很好的作用。后来,他的情报活动,可能捅到敌伪要害之处,先被敌伪造谣为败坏门风”,后于1944年被敌特惨杀于阜东县东坎镇。

    新四军三师八旅旅长田守尧爱人陈洛涟和妹妹陈克秋,都是于1938年12月28日抵达安徽泾县新四军军部教导总队第八中队驻地——中村,“皖南事变”后,新四军在盐城重建,四妹陈克秋在新四军军部,任江淮银行金库主任;三姐陈洛涟在天赐场镇八旅政治部做民运工作。今年90岁的离休干部陈克秋奶奶告诉我们,当年,八旅建立秘密通信渠道,我写信给三姐陈洛涟的接收地址是:东坎镇“阜东商店”。其实,“阜东商店”就是八旅敌工部联络站,利用进货船只,从江南运回大量油墨、新闻纸甚至枪炮子弹。

      2012年6月5日,我们电话采访今年88岁的、北京新四军女战士李春华(今江苏省响水县响水镇上兴村人),她说:“我母亲是共产党的地下交通员,受她影响,我 10岁就单独送过情报,尽管我年已88岁,但我一直坚持每年清明节回老家,为抗战老人、我的母亲扫墓。1941年春天,新四军三师八旅敌工训练班招生,涟东县(今江苏省涟水县)第三区区长薛位五带着警卫员戴正球把我送到甸湖,交给正在那里招生的,八旅敌工科刘能毅同志,住薛家三大门中的左门,在佃湖一个月报名集中后,统一到阜东县潘荡区辛荡村(今属江苏省滨海县天场镇),参加新四军三师八旅敌工训练班,开学典礼上,旅政治部主任李雪三给我们做了报告,张天明同志任敌工科长,刘能毅同志任我们的班主任。到了秋天,我们培训班结束,我被分配回到涟东县第三区。”

    回忆起当年情景,她充满自豪感。她介绍说,当年的她虽是一个女孩子,但给人的感觉却胜过须眉。我很早就学会了骑自行车,当时一看到鬼子骑的车,我就想弄一辆来骑骑。

    她说“1943年春夏之交,我是涟东总队六连指导员,带四个人侦察回来,走到涟东和淮安交界处(当年都属盐阜区),听到附近村庄上鸡鸣 狗叫,我们就地趴在旱圩沟,借着庄稼的掩护对敌人进行了观察,这个村庄离日本鬼子据点很近,眼前的日本鬼子约10来个人,自行车支在那里、子弹袋放在一旁,没有战斗迹象,可能就是下乡抢鸡、抢鸭、抢牲口的官兵,发现对方根本没有战斗戒备。我和侦察排长王永昌一商量,打!但不能多打,只能打几枪吓唬一下,于是,四人突然跃起进行了偷袭,大约打两三枪,四人分工,他们三人直奔子弹袋、我去骑自行车,我骑上自行车后就喊撤!日本鬼子本来想夺回自行车子,我喊日语,规劝日本鬼子赶紧投降,鬼子一听有人会说日语,知道撞上新四军主力部队了,日本鬼子全被吓唬跑了,我在敌工训练班学会的日语派上了用场。回到连队,连长王六一说:‘你们胆子那么大,一旦敌人出来,你们怎么跑得了?’经连长请示涟东总队参谋长,连长王六一将这辆铸有“满”字商标的自行车正式交给我,以方便工作的开展。”

  李春华还说,文革期间,造反派看到自行车上的“满”字商标,让她抠掉,称如果不抠掉,那就当作特务对待。李春华义正辞严、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她说:“这块商标是日军侵华铁的罪证!”正是在她的坚持下,这辆自行车才得以保存完好。

  1986年,新四军纪念馆在盐城兴建后,李春华毫不犹豫地将它捐赠给了新四军纪念馆。

   三、日寇战利品  政委照相机

    李雪三在苏北盐阜的一次作战中缴获一台照相机,从此开始了业余摄影。

    一九四三年三月十五日,新四军三师选派参谋长彭雄、八旅旅长田守尧等11位团以上干部去延安学习,新四军三师八旅副政委李雪三、盐阜地委副书记刘彬、阜东县八滩区委书记韩培信等党政军领导来到阜东海边六合庄,为乘海船北上学习的同志送行,李雪三副政委为他们拍摄了照片,其中两张收录在《李雪三将军画册》中,李雪三夫人柏曼卿帮助我们指认了照片中的部分人物。在海上行程中,彭、田首长等51人,遭遇日寇汽艇袭击,彭、田首长等10多位随行干部、战士、船员英勇牺牲,这两张照片成为彭、田首长等抗日英雄们出征前的最后照片。我们和柏曼卿奶奶探讨,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对日海战、一次牺牲5位团以上干部、战斗前拍有照片的,在全国为数不多、甚至仅此两张。

    一九四四年五月初,新四军三师八旅在副师长兼旅长张爱萍同志的亲自指挥下,对日寇疯狂掠夺海盐资源的重要港口——盐阜陈家港,发起了猛烈攻击,李雪三就在战斗的同时,进行了紧张的拍摄。经过七个小时的激战,八旅全歼守敌四百三十余人,夺回食盐四十八万吨,并缴获大批武器、弹药。李雪三也将《张爱萍同志在指挥战斗》、《指战员向敌发起冲击》、《敌人指挥所被打起火了》以及《军民抢运食盐回忙根据地》、《敌伪缴械投降》等十多个真实的场面摄入了镜头。

    在时隔不久的合德镇战斗中,为了真实地记录敌人惨败的情影,李雪三来到阵地的前沿,在激烈的作战中,一边指挥作战,一边拍摄。这时,炮火轰鸣,枪声急剧,李雪三看到,企图突围的敌寇,一批又一批的被我指战员击毙在阵地前。李雪三心里高兴极了,就顾不得从头上、耳边不断飞过的子弹,迅速的拍下了《突围之敌被击毙》、《敌人向我缴械投降》等十几幅照片。

    李雪三将军在战争年代拍摄了数百张珍贵照片,被誉为“挂照相机的政委”。这些照片,新中国成立后他全部无偿捐献给解放军画报社、军事博物馆、三十九集团军和新四军纪念馆等单位。

四、古道热心肠  将军做红娘

    1940年8月上旬,八路军新2旅进驻安徽省泗县魏营子,地方上召开欢迎会,俞惠如主持了欢迎会,上台致欢迎词,时任新2旅政委的吴信泉代表军队方面讲话。就是这次初次相见,吴信泉就深深地爱上了俞惠如。他把想法告诉了旅政治部主任李雪三,李主任非常赞同,连说“好,好,好,非常好,我去找她谈谈。”李主任找俞惠如谈话,向她介绍了吴信泉家庭出身以及革命后的经历,说:“吴政委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指挥员,也是一个忠厚老实的人,我愿意做你们的介绍人,希望你们结成革命伴侣。”俞惠如不知所措,只说了一句“让我想想。”

    俞惠如从内心敬佩吴信泉首长,经过认真思考,感觉吴政委文武双全、人也长得英俊,从心里就同意了。当李雪三主任再次找俞惠如谈话时,俞惠如就答应了。

    1940年12月22日,八路军新2旅已改编为五纵队第二支队,第二支队在阜宁县天赐场镇召开营以上干部大会,支队政委吴信泉和俞惠如决定在这天结婚,新房是在支队部院子里的一间小屋,吴信泉政委的婚礼是在晚上举行的。支队领导田守尧、常玉清、李雪三以及机关、宣传队和来开会的营、团干部都参加了婚礼。介绍人李雪三主持婚礼并讲了话,祝贺吴信泉政委和俞惠如同志结成革命伴侣,祝愿他们夫妻恩爱、白头偕老。

    志愿军39军116师师长汪洋(建国后曾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跟随吴信泉军长和李雪三政委从盐阜一路征战到朝鲜。1950年,39军参谋长沈启贤和夫人潘荻介绍,汪洋和周湘玟开始通信联系。后因周湘玟是香港人、父亲又是国民党军队将军,周湘玟单位不同意,联系中断。1952年春,李雪三政委担任了志愿军归国代表团团长。回国前,汪洋到军部开会,李雪三政委专门找汪洋谈了一次,李政委问汪洋:“你是否还决心和那位姑娘谈?”汪洋明确表示愿意。李政委说:如果你决定谈,我这次到广州可找机会了解一下。

    李政委率志愿军归国代表团于1952年3月到达广州,在工作之余向广州市市长叶剑英同志和陶铸同志汇报了此事,并提出是否可找周湘玟来广州面谈一次,叶剑英同意了。周湘玟于3月13日赶回广州,当晚由广州市副市长陈志方(抗战时,在盐阜区曾任新四军八旅23团政治处主任、政治委员、八旅政治部主任兼盐阜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和夫人王静(抗战时,在盐阜曾任新四军八旅政治部宣传队指导员)陪同,到广州长堤白宫酒店见到了李政委。周湘玟提问了不少问题,主要是有关汪洋的优缺点。李政委请大家吃木瓜,周湘玟负责洗、切,并向大家介绍如何品尝这种岭南名果。在周湘玟向李政委询问有关情况时,李政委也在以长者的目光审视着她。

    李政委和周湘玟见面后,除向汪洋寄信外,还即刻向叶剑英、陶铸同志提出:可否给周湘玟一段假,以便到东北和汪洋会面。叶剑英再一次同意了李政委的请求,指示周湘玟单位领导给假。周湘玟于1952年6月28日到达安东,6月29日与自朝鲜战场赶回的汪洋见面了。

    1953年6月14日,汪洋和周湘玟于喜结良缘。

 

    左勇是志愿军39军作战科科长(建国后,曾任沈阳军区副参谋长),27岁了,一直没有对象,他也是跟随吴信泉军长和李雪三政委从盐阜区一路征战到朝鲜。吴军长和李政委,张罗着给他介绍对象,姑娘是39军后勤政治处宣传干事,20来岁,名叫王静子,吴信泉军长和李雪三政委特意将王静子从后勤政治处调到军部,还经常帮左勇了解王静子情况。

    两位首长到王静子那里去看她,问她:钢板是你刻的吗?这字是你写的吗?那个时候人们普遍憨得很,特别傻,也不知道首长是了解情况,就都告诉首长了。王静子后来才知道,首长是有意来了解这些情况的。

    5个月后,左勇与王静子向39军军党委提交了结婚的申请报告,吴信泉和李雪三作出批复,组织帮助筹办婚事。结婚典礼在吴信泉军长办公室举行,证婚人李雪三政委并给左勇、王静子写一贺词。时至今日,两位老人把结婚批复和贺词,一直珍藏在身边。

 

 

                                                                                                                              二0一二年十二月五日

 
 

[关闭]
 
 
 

  
(C) 2004-2017 版权所有滨海县党史办公室  服务提供:今日滨海
备案号:苏ICP备13034926号-1 地址:滨海县行政大楼11楼 电话:0515-84108562  E_mail: bhdsb111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