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单位概况 |滨海党史 |理论园地 |政策法规 |滨海史话 |工作动态 |革命遗址 |大事记 |服务之窗 |滨海年鉴 |党史解密 |站点管理

 中共中央组织部、宣传部、党史研究室

“学党史、知县情、创大业”竞赛

大事记 更多>>
· 2013年5月份大事记…
· 2013年4月份大事记…
· 2013年3月份大事记…
· 2013年2月份大事记…
· 2013年1月份大事记…
领导人与滨海 更多>>
· 人间最贵是真情…
· 新四军八旅草蓬里的党代会…
· 谢振华将军的天场情缘…
· 原江苏省委书记韩培信来我县视…
友情连接
领导人与滨海
新四军八旅草蓬里的党代会
作者:蒋永农 陈曙光 徐振理  来源:本站  时间:2011/11/18
 
 
   

新四军八旅草蓬里的党代会

蒋永龙 陈曙光 徐振理

    纪念中国共产党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第三师第八旅第一次党代会召开70周年

    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三师八旅旅部的前身是1939年2月,由八路军一一五师第三四四旅旅部一部为基础组成的八路军冀鲁豫支队支队部。1940年2月冀鲁豫支队主力改编为八路军第二纵队新编第二旅,辖第四、第五、第六团(由冀鲁豫支队第一、第二、第三大队改编)。7月新编第二旅(欠第四团)改编为八路军第四纵队第二旅。8月第二旅与第四纵队第四旅第七团(由八路军第二纵队第三四四旅第六八七团改编)合编为八路军第五纵队第二支队,团以下番号未变, 1941年2月第二支队改编为新四军第三师第八旅,原第四、第五、第六团依次编为第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团。1946年9月第八旅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二纵队第四师,1948年11月第四师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九军第一一五师,现在的三十九集团军一一五师。

草蓬里的八旅第一次党代会

     2011年8月8日,徐振理进京吊唁曾经在天场抗日的开国少将谢振华,当天下午,曾经在天场抗日的开国中将吴信泉的长子、北京新四军研究会副会长兼三师分会会长吴皖湘接待了徐振理,并签名赠送其父母回忆录和26本新四军史料,在吴信泉将军和夫人俞惠如的回忆录中,有1941年11月中旬在江苏省阜东县 辛(新)荡召开新四军三师八旅第一次党代会的记述和三师师长黄克诚参加会议期间拍摄的一张照片,徐振理根据书中记述考证,吴信泉政委夫人俞惠如生长女吴重阳是1941年10月28日(农历九月初九),18天后,月子里的俞惠如参加了八旅第一次党代会,因此,新四军三师八旅第一次党代会召开日期应是1941年11月15日 。

     1941年9月20日,新四军三师八旅在旅长田守尧、政委吴信泉、政治部主任李雪三的指挥下,攻克涟水县郑潭口据点,一举歼灭守点伪军六百余人和前来支援的日伪军三百余人。期间,还帮助盐阜区建立了县、区、乡抗日武装,增强了各级抗日政权的自卫能力,并为主力部队储备了兵员。

     1941年11月15日,在盐阜区阜东县东坎镇西南4公里的八旅司令部驻地潘荡区(今江苏省滨海县天场镇)辛荡村(今滨海农业园区),召开了中国共产党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第三师第八旅第一次党代表大会。这也是皖南事变后,八路军5纵队改编为新四军三师后,8旅召开的第一次党代表大会,落实华中局高干会议提出的“为建设正规化的党军而奋斗”的号召。

      会址就设在辛荡村边上一个临时搭起的大草蓬子里。参加会议的代表有100多人,旅机关人员都参加了大会,吴信泉政委夫人俞惠如,于10月28日重阳节在他们结婚地生了长女,李雪三主任给送来了一个名字,叫“重阳”,18天后,作为“月子里”的女党员代表俞惠如席地而坐参加了旅党代表大会。会议由旅政治部主任李雪三主持,李雪三主任代表旅党委致题为《把八旅建设成模范党军》的开幕词,提出了把八旅创建成“模范党军”的要求,亦即把八旅创建成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革命军队的一支模范部队,这在当时起了积极的政治作用。吴信泉政委在会上做了题为《我旅过去工作总结与今后工作方针》的报告,新四军三师师长黄克诚参加了会议,并做了重要讲话,并与旅领导合影留念。吴信泉在报告中详细地总结了第八旅组建以来在对敌斗争、创建抗日根据地以及部队自身建设方面的成绩和缺点,提出了加强政权建设,发动群众,开展减租减息斗争,发展地方武装,扩大主力部队等项任务,号召全旅指战员为建设模范党军而奋斗。吴信泉政委的报告讲了三个小时,没有念稿子,没有废话、套话,逻辑性很强,生动活泼,引人入胜。

 

照片翻拍自《吴信泉将军》第三页

潘荡(天场)红色电波通延安

 

     1940年4月中旬,刘震、康志强率三四四旅在定陶一带集结后,日夜兼程南进,过黄泛区及陇海路后,于6月20日到达皖边区新兴集,与彭雪枫率领的新四军六支队在涡阳蒙城地区会合。三四四旅部电台被调到黄克诚纵队。6月27日,中央军委电示黄部与彭合编为八路军第四纵队,在津浦路西陇海路以南地区对日寇作战,巩固豫皖根据地,彭雪枫为司令员、黄克诚为政治委员、张震任参谋长、肖望东任政治部主任。

    三四四旅部电台于1940年8月7日越过津浦路到达皖东北五河地区。黄克诚带纵队电台乘坐一条大木船,经洪泽湖于8月10日到达中原局驻地。黄与刘少奇会面,遵照毛主席批示研究了苏皖地区我军各部队统一编制、统一指挥问题,确定运河以北津浦路以东所有我们党领导的武装统一整编为八路军第五纵队,任命黄克诚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第五纵队辖三个支队,每个支辖三个大队,共两万余人。

    10月4日黄率八路军主力兼程南下,突然袭击破顽韩盐河、旧黄河等防线,连克佃湖、东沟、益林、阜宁,直下盐城。

    到苏北不久,一天,黄克诚政委叫纵队电台李清云说:“你明天跟吴信泉政委到八旅旅部电台工作,把你的行李拿来让他的牲口带上。“八旅部驻阜东县潘荡区辛荡村,台长是刘远,是经历长征的红军同志,身体健壮,技术精良。

    电台为了军部重建,在三科科长曹丹辉的主持下召开了特别会议,把多年来只在电台联络、互不相识的同志集中一起,使大家十分激动。当时有七旅电台黄埔莲和韩敖、贾继仁、刘恋等同志,三师通信科电台中队长颜吉连、三科科长曹丹辉、朱廉及他的夫人刘建华等,电台人员会后举行了会餐。会餐时陈毅军长、赖传珠参谋长来看望大家,陈毅穿了一件高级皮大衣,神采奕奕。赖传珠告诉大家说,最近缴获了敌人众多通迅器材,并传令将八旅旅部最新的电台手摇马达调军部用,又调二十二团电台分队刘克明,二十三团电台分队傅秋焘到军部:调军部赖平到八路军电台任区队长。不久他便跟刘少奇和们电台一起南下黄子圩,后又一起回延安。为战斗需要,后军部调李清云到二十三团接替傅秋焘代电台分队长。傅秋焘后又回二十三团任电台台长,李清云便回到旅部电台,旅部电台24小时不间断工作,八旅的重要电讯联络都要通过电台完成,从潘荡区发出的红色电波,不仅保持同新四军军部、三师师部正常联络,而且通向延安。

荡区乡亲永远铭记田旅长

                        

     2011年11月7日下午,八旅第一次党代会召开70周年前夕,记者来到辛荡村,。早在南宋1128年,黄河在河南省濮阳决口后,向南一股流入淮河,从云梯关入海,位于古海岸上的潘冈、吉冈、绿杨冈(今天场镇)附近海岸线日渐向东延展,潘荡、辛荡、火草荡等荡区出现,今年全线贯通的327省道在辛荡过境,上通淮安、南京,下达黄海岸边的滨海港,一华里外的204国道与327省道呈十字交汇,南通上海、北上北京,一派繁荣景象。村支书李志海是一位热心人,约请的老人们己坐在村部,他们是李志俊、李志国、李效功、李士山、辛立东。谈起新四军三师八旅在辛荡村,老人们如数家珍。1941年9月20日阜东县人民政府成立,辛荡村(今属滨海农业园区)属于阜东县潘荡区(今天场镇)。

    李志俊,88岁,他说“新四军三师八旅是1941年重阳节前两天,就是九月初七由天赐场到达辛荡的,旅长田守尧住在村东庄李士多家,现在属育才村,李士多家当年是地主,田旅长非常爱干净,每天早晨都打扫卫生。”

    我问:“新四军三师八旅第一次党代会在辛荡召开你们知道吗?”

    李志俊说:“部队开会、开什么会,我们不晓得,但听大人说,八旅来大官在李玉湖家开会,我们老百姓是不能随便进去的。”

     我说“我从北京带回的《吴信泉将军》一书中,有黄克诚师长参加新四军三师八旅第一次党代会期间,在辛荡拍摄的相片,你们晓得吗?”

    李志俊、李志国、李效功、李士山四人都说,熟悉田旅长,几乎天天见面,但不认识、也没有见过黄克诚师长。

    可以想象,黄师长仅到会讲了话,在辛荡停留时间不会长,乡村百姓不认识应在情理之中。

    李志国,83岁,他说“八旅旅长田守尧的原配爱人姓赵,是盐城人,住在地主李玉湖家堂屋里,他家有炮楼,专门防土匪的,与我家是紧密邻居,新四军的纪律非常严明,从来不会侵害群众利益,他们只做好事,不做坏事。”

    李效功,84岁,他说:“八旅是头一年来,第二年走的。”

    李士山,75岁,他说:“田旅长的原配爱人赵女士在辛荡得结核病病故,安葬在辛荡大坟莹西南角,最大的一座坟就是她的。”

    赵女士病故后,田旅长新谈的恋人陈洛涟,李志俊、李志国、李效功、李士山四人都认识,陈洛涟是做群众工作的,主要是做农会、妇女、民兵等地方工作,平时穿的百姓服装,比老百姓服装干净、整洁、利爽,田旅长与陈洛涟结为夫妻。

    辛立东,66岁,他说:“辛荡是以我们辛氏而得名,我父亲当年是地方党员干部,听老干部李锡鹏说,八旅田旅长、吴政委、李主任等旅领导都曾经住在辛荡,旅领导叫什么名字我们就不知道了。”

海战黄花赵鹤英

    辛立东还告诉记者,他姨父的妹妹赵鹤英是八旅供给部长伍瑞卿爱人,与丈夫一起跟随田旅长去延安学习,赵鹤英与田旅长、陈洛涟夫妻在黄海血战中牺牲。

    按照辛立东给的通讯号码,在东坎镇团结社区,当晚,我们找到赵鹤英的嫡侄赵守维(坤仁)73岁、赵守强67岁。

    记者拿出八旅第一次党代会时期旅政治部主任李雪三夫人柏曼卿,2011年10月从北京赠送徐振理的《李雪三将军》画册中,李雪三将军拍摄的1943年3月15日上午,赴延安学习的三师参谋长彭雄、八旅旅长田守尧和张池明、伍瑞卿等十一位团以上干部合影和全体赴延安干部、战士、家属行进中照片两张,请赵守维、赵守强兄弟指认,照片中四位女干部谁是他们的姑姑赵鹤英?赵守维说:“当年我只有虚5岁,对姑姑没有印象,不能乱认。” 赵守强说:“姑姑海上血战牺牲时,我没有出生。”

    赵守维说:“我父亲赵鹤楼、二叔赵鹤洲、姑姑赵鹤英兄妹三人,我父亲是兄长、姑姑最小,《滨海县志》记载,赵鹤英1941年3月参加新四军,1943年3月在赣榆海战中牺牲,牺牲时是三师八旅政治部干部。听父亲说,姑姑赵鹤英与二叔赵鹤洲一起参加新四军,她是识字人,与我妈妈同龄,如果在世应该是88岁。听奶奶说,姑姑临去延安前,问奶奶:‘妈妈,如果我牺牲了,侄儿给我烧纸,灵验吗?’奶奶狠狠地剋了姑姑一顿,不许她说不吉利的话。出发前田守尧旅长、陈洛涟夫妇与姑父伍瑞卿、姑姑赵鹤英一起在我家吃饭,看我才虚5岁,比较讨人喜欢,田旅长夫妇认我做干儿子。建国以后,姑父、八旅供给部长伍瑞卿的马夫老黄复员回乡,曾对我父亲介绍姑父伍瑞卿受重伤、姑姑赵鹤英壮烈牺牲的经过。海上血战到小沙东海边搁浅,彭雄参谋长牺牲在爱人吴为真的怀中;田守尧旅长和爱人陈洛涟带头跳到海滩探索道路,深陷海滩不能起身,壮烈牺牲;后续人员改走浅海,凭着海水浮力向着海堤艰难行走,老黄和伍瑞卿警卫员趁着海浪潮水把伍瑞卿部长推过过越海河段,到达海岸脱离生命危险。老黄回头再救赵鹤英时,所有下船的人员都被海浪卷进海底,牺牲的同志是八路军115师、山东独立团,派地方渔民用滚钓滚上来的。”

    伍瑞卿在《海上血战》一文中记述了他爬上海岸后的情况:“黄昏了,壕沟上站着一个端着长枪的人,把刺刀逼进了我的胸口。我看不清他穿的军装还是便服,更不知道他们是敌人还是自己人,我就问:‘你是哪一部分的?’他大概听不懂我的口音,接着又上来一伙人,中间一个大个子,拿着驳壳枪,用同样音调问:‘什么人?缴枪!’我说:‘如果你们是伪军就补我一枪吧!’这个拿驳壳枪的人听出我是南方口音,便马上高声命令:‘一排长,赶快去打海上的敌人!”这时,我才知道他们是山东独立团赶来救援我们了。。

赵守强说“建国后,我父亲赵鹤楼进京找到姑父伍瑞卿,部队总部机关开具了证明,我奶奶赵陈氏才享受烈士家属待遇,《江苏省烈士英名录》、《滨海县志》都记载有姑姑赵鹤英的英名。”

    赵守维说:“找到姑姑墓地,也费周折,上世纪60年代末,在江苏省水利厅工作的二叔赵鹤洲,到赣榆出差,终于找到姑姑墓地。2009年秋天,我带上儿子赵明,专程到赣榆县抗日山祭扫姑姑赵鹤英、义父田守尧、义母陈洛涟墓地;今年清明节,我们赵家三代全体人员,来到赣榆县抗日山敬献四个花圈,第一个是侄辈敬献姑姑赵鹤英;第二个是侄孙辈敬献姑奶赵鹤英;第三个是侄重孙辈敬献姑太赵鹤英;第四个花圈,是我敬献给义父田守尧、义母陈洛涟。我在抗日山默默祈祷,告诉姑姑侄儿烧纸一样的灵验;告诉义父、义母,68年前的儿子承诺坚守一生。那天抗日山的风特别大,花圈无法摆设,纪念馆的工作听说我们的情况,专门把我们敬献的花圈摆设在纪念馆展览室。”

辛荡村新四军三师八旅第一次党代会召开70周年座谈会

左一徐振理、左二李志俊、左三李志国、左四李志海(村支书)、左五李士山、左六李效功。

 

通讯:江苏省滨海县天场镇民政室  徐振理

邮编:224512

电话:13770127577         051584587969

 

 

 

二0一一年十一月十日

 

 
 

[关闭]
 
 
 

  
(C) 2004-2017 版权所有滨海县党史办公室  服务提供:今日滨海
备案号:苏ICP备13034926号-1 地址:滨海县行政大楼11楼 电话:0515-84108562  E_mail: bhdsb111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