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单位概况 |滨海党史 |理论园地 |政策法规 |滨海史话 |工作动态 |革命遗址 |大事记 |服务之窗 |滨海年鉴 |党史解密 |站点管理

 中共中央组织部、宣传部、党史研究室

“学党史、知县情、创大业”竞赛

大事记 更多>>
· 2013年5月份大事记…
· 2013年4月份大事记…
· 2013年3月份大事记…
· 2013年2月份大事记…
· 2013年1月份大事记…
领导人与滨海 更多>>
· 人间最贵是真情…
· 新四军八旅草蓬里的党代会…
· 谢振华将军的天场情缘…
· 原江苏省委书记韩培信来我县视…
友情连接
文化遗珍
2011年第六期 地名溯源
作者:  来源:本站  时间:2011/7/26
 
 

地名溯源

(续第5期)

    陈坍 今属正红镇(原獐沟乡)。相传此地原为荒滩,清朝中期,一陈姓独居于此,人们就把此地称为“陈单”,后人将“单”字改成“坍”字。

    三元 今属通榆镇。相传此地原为阜宁县寺庙三元宫的庵地,曾建有仓房,佃户在此居住,遂名为三元庄。

    腰庄 今属通榆镇。相传清朝中期,因有环形路道回绕村庄,形似腰带,故庄名称腰庄。

   三埝 今属通榆镇。相传清朝中期,于放生河尾闾筑有土堰三道,以挡西水。今堰址早平,但附近村的庄都以三堰为庄名,为以示区别,则以大姓冠字相区别,如姜三堰、蒯三堰、史三堰、郝三堰。后为简便,将堰写成埝。

   徐丹 今属天场乡。相传清朝初年,徐姓庭园植有一种稀有的黄色牡丹,初称为“徐家牡丹”,后简写成“徐丹”,并沿用为村名。

   瓦房庄 今属大套乡。明朝初年,一孟姓小官在此定居建庄,多建瓦房,故为瓦房庄。

   辛荡 今属大套乡。明朝初年,这里原是一片洼地,芦草丛生,后由辛姓认领,遂名“辛家荡”。  

    三里 今属东坎镇。相传清顺治年间,崇姓迁居张家河西岸船只停泊处,因距汪家坎三里远,村名遂称三里靠。1958年建大队时,更名三里。

    北荡 今属东坎镇(原坎南乡)。相传原为洼地,明万历年间,先后经居民认领,因西有辛家荡,南有火烧荡,此洼地就称之为北荡。

    三尖 今属东坎镇(原坎南乡)。此地原为一个三角形的芦荡,清朝初年建庄时名三尖荡。1961年隶四八大队,1981年8月易名三尖大队。

    王塔 今属东坎镇(原坎北乡)。相传清乾隆年间,王姓由西沙(现属通榆镇)迁此塌坡之地,名王塌,因名不雅,故以塔带替“塌”。

    广垛 今属东坎镇(原坎北乡)。相传明末常有渔人在此晒网,建庄后就称“网垛”,后渐以谐音“广”代“网”,称广垛。

    盘洋 今属东坎镇(原坎北乡)。清朝初年,此地附近有一自然河道称洋,洋边遗有一烧盐的铁盘,建庄时就称为铁盘洋,后简称盘洋。

    朱浦 今属东坎镇(原坎北乡)。清朝初年为防黄河水患,于此设堡(读浦),为朱姓所居,庄名称“朱家堡”,后演称朱浦。

    黄泥 今属东坎镇(原坎北乡)。黄河夺淮后,海滩日拓,河槽日长,且弯曲窄宽不等,此处为河槽边泥沙淤积之处。呈尖头状,通称黄泥嘴,建庄后简称黄泥。

    小鬼滩 今属界牌镇(原陆集乡)。相传清朝晚期,这里是坟滩。有一绰号“周二鬼”的人住在坟滩边,时人称此地为小鬼滩。

    冲边 今属界牌镇(原界牌乡)。清朝中叶,黄河破堤后冲出很多深塘,称为冲子。后在界牌西一塘边建庄,称冲边。

    学地 今属界牌镇(原陆集乡)。清光绪年间,界牌以东为阜宁县学校地产,建庄后遂以学地为名。

    吉堡(音浦) 今属界牌镇(原陆集乡)。清朝中叶,为防黄汛,在此建一堡,庄上吉姓较多,遂称吉堡(浦)。

    李墩 今属陈涛乡。明嘉靖17年(1538年),运史郑章在各灶地设避潮墩,后李姓在此墩边建房常住,即取名李墩。

    土山 今属樊集乡。清中期,此地为黄河险患处,经常溃决,百姓于河水冲刷处,积土以备抢险用。有一泥土高堆,状似山丘,地名故称土山。

    界港 今属八滩镇。相传在清朝时,梅、刘两姓为解决界址争端,在两家地块边挖一长港,取名界港,双方又常为地界发生争执,想把港身移向对方地内,也有人称此港为赖港。解放以后称为界港。 

    蚁墩 今属八滩镇。相传清朝中期,此处大部分是滩地,其间有一高墩,每遇发水,无数蚂蚁聚集其上,故称蚂蚁墩。1949年后称为蚁墩。

    宋尖 今属八滩镇。清朝中叶,宋姓在大草滩尖头处择地居住,村庄称宋家尖。此地也曾为苇荡营柴草集散地,草行很多,故又称为行房。

    杠南 今属八滩镇(原新港乡)。清末为左姓地主的土地,佃户在此建房时,因土地低洼,屋基全都杠土垫高,就把地名叫杠子,杠子南侧庄子曰杠南。

    二罾 今属振东乡。清道光年间,钱、陆等姓由阜宁小校场迁至海滩陈尖港畔扳罾取鱼,此处为第二个设罾处,故名二罾。

    侉二 今属振东乡。相传清咸丰七年(1857),有二名北方口音的乞丐在此落户,当地人把二侉(本地人称北方人为侉子)所在地称为侉二庄。

    二木楼 今属振东乡。清朝乾隆年间,县境东部沿海始驻军守边,从废黄河口到射阳河边建10个木楼,以作了望用,由北向南,此地序列第二,庄名故称二木楼(又称二门楼)。

    洋口 今属振东乡。清时,县境有一条横穿全境的自然河道称洋,此地为洋的出口处,故称洋口。 

    美垛 今属滨海港镇(原振东乡)。相传清末时,此地一高垛地上住一户人家,女主人很美,时人戏称美人垛,后以此名相称。

    孟工 今属滨海港镇(原临淮乡裕东村)。清朝初年,因孟姓居住于黄河险工处得名。曾经兴集,又名普安集,市集旱废。

    头罾 原属樊集乡。民国18年(1929),一喻姓在海滩绵羊河处扳罾取鱼,因居上游第一设罾处,故名头罾。(已完)

 滨海记忆

    王桥战斗 1943年春,侵华日军对盐阜抗日根据地实行规模空前的大扫荡,凶恶的日伪军如饿狼似的扑向盐阜抗日根据地。当时,新四军三师八旅二十四团正在阜东县东坎、八滩一带活动。3月29日,占领阜东县城东坎的日伪军派出山本中队和200多名伪军到达了八滩王桥据点。八滩在东坎东北方向,相距约60华里。这里盛产鱼虾,又是海盐集散地,商业颇为发达,当时老百姓常用“金东坎银八滩”来形容这两个地方的富庶。日军占领八滩,正是想从政治、军事、经济上控制和扼杀抗日民主政权。为了粉碎日军的罪恶企图,在日伪占领八滩的当天,三师师长黄克诚即电令二十四团乘日伪军立足未稳,一举歼灭八滩敌军,并在30日,作战前准备,务必在第二天早晨结束战斗。

    黄昏后,部队在苍茫的夜色中沿着田间小道,从各个集结地潜行至八滩王桥,团指挥所设在八滩西头一座小屋内,离八滩街不过半里地。警卫员点起一支蜡烛,团长谢振华和参谋长尹捷峰以及几个参谋挤在桌子周围,铺开地图仔细察看。他们再次查看了原定的进攻路线,生怕有什么差错。在跳动的烛光下,地图上几支小箭头显得特别耀眼,部队即将沿着箭头指示的方向,四面合击,突如其来地向日伪军发起猛攻!晚上9点钟,部队悄悄地完成了对日伪军的合围,四野寂静,日伪丝毫没有觉察。指挥所里,大家安静地等待着攻击的命令,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一分钟好像比一天还长。 

    9点30分,谢团长一声令下,3颗红色信号弹划破了夜空。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战士们豪壮的冲杀声,从八滩街四面八方响起……二营由南向北进攻,一直逼近到日军中队部,首先砸毁了日军的报话机和电台装置。日军山本中队长一面放出了3只军用信鸽向外求援,一面率部向街东方向退缩。一营由西向东,打的是伪军,快刀剁豆腐,仅仅20多分钟,就把这200多个伪军消灭了大部,剩下的残部都溃不成军四处逃散。

    消灭了镇西的伪军之后,团指挥所移至街东的一条堆堤上,离日军的核心据点不到200米,中间是一片矮小民房,借着日军打出的照明弹,可以观察到据点西面的情况:日军守在街东的3个大院内。鏖战就在这3个院落的四周展开了。苍茫的夜色掩护着新四军的进攻,日军像瞎子一样,毫无目标地一个劲地乱放枪。但日军打出的照明弹也使新四军战斗队形和进攻线路有所暴露,军队增加了伤亡。有10多个战士勇敢地冲上了院落房顶,正准备揭开瓦盖向里掷手榴弹时,被院里的日军机枪扫倒了。20多个日军乘势冲出院落,端着闪亮的刺刀,叽里呱啦地吼叫着向团指挥所扑来。谢团长见情况危急,唰的一声,将手枪里的子弹顶上堂,命令司号员调一营的二梯队三连投入战斗。三连在连长米富珍率领下,及时地冲上来。米富珍连长从小就在陕北参加了红军,由一名战士成长为灵活机智、英勇果断的指挥员,在他的带领下,一个反冲锋,将冲出来的20多个日军一个活的也没留下,打得干净利索。

     31日凌晨1点左右,我部队夺得据点最东头的两个大院,将全部日军压到他们中心指挥部所在的一个大院套里。日军虽然伤亡惨重,但凭借厚实的砖石围墙,仍在顽强抵抗。因为距离太近,新四军迫击炮无法使用,有些战士就翻墙进入院套,同日军展开肉搏。但是寡不敌众,不是牺牲了,就是被逼了出来。二营副营长王光汉牺牲了,一营长和几个连干部也都负了重伤。见此情况,谢团长腾地一下火了。他把帽子揉成一团,一拳砸在墙上。天亮前结束战斗,这是师部下达的死命令,再拖下去,只会对日军有利。他叫司号员吹号喊来了参谋长,参谋长头上缠着一条白布,急急地跑过来:“团长,日军的火力太猛,我看最好使用火攻!”谢振华的脑海中,立该出现了日军在火海中挣扎的画面。他兴奋地点了点头,说:“就这样!”

     引火物在战前就做了准备。部队在接到火攻命令后,有的把蘸了煤油的棉花球绑在马尾手榴弹上,投进大院里;有的将棉花球绑在长竹竿上,抛向大院的房顶……刹时间,大火熊熊地燃烧起来了。日军在大火的包围中,像热锅上的蚂蚱,拼命地向外冲,想杀出一条血路逃生。五连的两挺机枪紧紧地封住大门,日军一露头就被击毙,敌人尸体多得把门口都堵住了。

    拂晓,东南方突然传来阵阵低沉的马达声,几架日本战斗机发出刺耳的尖叫声,从战士们头上掠过。这时率领三营在新港打援的副团长陈玉才,派人向团长报告:东坎的日军大队,昨夜两点多钟就分两路来增援,遭到了三营的阻击。赶来八滩增援的日军,害怕遭到山本中队一样的下场,狼奔豕突地撤走了。

    这一次战斗,击毙日军70余名,歼灭了1个大队的伪军,盐阜重镇八滩重新获得解放。为纪念在王桥战斗中阵亡的烈士,县境解放后八滩建有王桥战斗烈士陵园,园内建有纪念碑一座。

人物传略

     宋乃德宋乃德(1905~1967),原名守先,字念僧,山西省沁源县城关镇西村人。1924年毕业于山西省第一中学,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9月受中共山西省太原执委派遣,在沁源、安泽、霍县、屯留一带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宣传革命,发展壮大党组织,发动农民革命。1927年夏,在沁源组织农民暴动,捣毁了国民党县党部。1931年任沁源县委书记,在安泽、介休、沁源地区开展革命活动,建立党的组织。1936年冬,任山西省长治县特派员。抗日战争爆发后,于1937年10月任山西省第五专区巡视员兼潞城县抗日县长。到任后,积极改造旧政权,组织民众,抗日救国,相继成立了人民武装自卫队、农救会、工救会、青救会、妇救会、儿童团等。次年夏季,在县城举行了人民武装大检阅,主持召开了“九一八”事变两周年万人大会,镇压了汉奸田富和,使抗日斗争深入人心。1939年任晋城县抗日县长,曾在晋东南反日寇“九路围攻”中积极为八路军筹措军粮,为创建太行山抗日根据地作出了贡献,受到了朱德、彭德怀的表扬。

     1940年5月,随八路军344旅和新工旅由晋东南地区赴豫皖苏地区,任八路军第五纵队供给部部长。曾参加过黄桥战役。1941年兼任江苏阜宁县抗日县长,遵照刘少奇、陈毅的指示,兼任盐阜区联立中学校长。由于行政工作需要,宋乃德三次登门拜访著名教育家江重言先生,宋乃德礼贤下士的博大胸怀终于感动了江重言,同意担任联中校长。至今,盐阜民众仍然传颂着“宋乃德三请江重言”的故事。

     在盐阜期间,宋乃德带病组织当地军民修筑了90华里的防潮海堤大坝,被老百姓称为“宋公堤”,至今盐阜地区还传诵着“从南到北一条龙,不让咸潮袭阜东,从此无有冲家祸,每闻潮声思宋公”的民谣。1942年至1945年任中共苏北财委书记期间,在稳定物价,发展经济,支援新四军抗战方面作出了贡献。1945年11月随新四军3师赴东北后,历任辽宁通辽地区专员兼通辽县县长、吉江行署主任、中共嫩江省财委书记兼财政厅长。1948年至1949年历任黑龙江省财政厅长、东北人民政府税务总局局长、中共冀察热辽财委副主任。

     1949年2月,天津解放,宋乃德任天津市军管会财经接管部部长,曾参加过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新中国成立后,1949年10月任湖南省财委副主任兼财政厅厅长。在湘三年,采取经济、行政、舆论相结合的手段,打击粮商不法行为,取缔银元黑市,安定了人心,巩固了新生的人民政权。同时,在建立国营商业、创办湘潭纺织印染厂、邵阳造纸厂等地方国营企业方面做出了贡献。特别是组建省财委专家室,充分发挥技术人才作用。1953年至1958年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轻工业部党组书记、第一副部长,1958年他总结推广河南省七里营人民公社办工业的经验,受到毛泽东主席的赞扬,先后当选中共“八大”代表和全国人大二届代表。1959年庐山会议后被错定为“彭黄死党”,下放到湖北汉阳造纸厂任副厂长,在“四清”和 “文革”中被错误批斗,1967年2月23日被“四人帮”迫害致死。1979年12月25日中共中央为宋乃德平反昭雪,1980年2月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轻工业部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为宋乃德同志召开追悼大会,骨灰被移放至八宝山革命公墓。

 邹 屏

     邹屏(周泉森) 男,汉族,1917年8月22日出生,河南省舞钢市(舞阳县)枣林乡周湾村人。1932年9月在舞阳师范学校学习期间参加了地下党,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1941年9月至1942年2月,曾任阜东县委书记。1949年后曾任冶金工业部冶金矿山设计院院长、长沙黑色冶金矿山设计研究院副院长等职。1984年8月离休,享受中组部批准的副部长级老红军待遇。离休后,关心国事,笔耕不辍,先后创作了小说集《马鞭草》、《蚕与蠹》,还著述了《领导学存在的几个问题》,出版了《邹屏文集》。2010年1月8日,邹屏同志因病在长沙逝世,享年92岁。

(1985年10月曾为滨海县革命斗争史题词)

 
 

[关闭]
 
 
 

  
(C) 2004-2017 版权所有滨海县党史办公室  服务提供:今日滨海
备案号:苏ICP备13034926号-1 地址:滨海县行政大楼11楼 电话:0515-84108562  E_mail: bhdsb111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