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单位概况 |滨海党史 |理论园地 |政策法规 |滨海史话 |工作动态 |革命遗址 |大事记 |服务之窗 |滨海年鉴 |党史解密 |站点管理

 中共中央组织部、宣传部、党史研究室

“学党史、知县情、创大业”竞赛

大事记 更多>>
· 2013年5月份大事记…
· 2013年4月份大事记…
· 2013年3月份大事记…
· 2013年2月份大事记…
· 2013年1月份大事记…
领导人与滨海 更多>>
· 人间最贵是真情…
· 新四军八旅草蓬里的党代会…
· 谢振华将军的天场情缘…
· 原江苏省委书记韩培信来我县视…
友情连接
滨海史话
“书缘”散忆
作者:韩立坚  来源:本站  时间:2017/3/13
 
 
“书缘”散忆

韩立坚

七、礼尚往来

    中央八项规定颁布以后,人们非常忌讳“礼尚往来”这个词,避之唯恐不及。这是一种好现象,说明反腐倡廉已经深入人心,形成了新的风尚。但八项规定反对的是用公款或为谋私及拉帮结派搞的那种行贿送礼,而不是礼仪之邦正常的人情交往。我也参与过人情往来,而且几次很高兴地收过我最爱的礼品。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我在滨海县委办公室工作。按照市委的要求,为了总结值得在全县推广的典型,我到治水改上成效突出的樊集乡调研。这个乡的领导同志带领全乡干部群众改造一片片“飞机场” — —只冒盐碱、不长庄稼的荒地,整治故黄河滩涂,苦干 8 个冬春,整治耕地两万亩。市委办会办的时候,我如实汇报了樊集乡治碱、治水改土的业绩,立即引起市委领导的高度重视。他们认为樊集乡拓荒两万亩,有一个小乡的耕地面积那么大了,在土地成为国策的今天,很有典型意义,要求滨海县委办加强力量,搞好这份材料,到市委扩大会上作典型发言。我向县委领导同志作了回报,和秘书李友爱一起到樊集乡进一步调研,撰写发言材料。我怕搞一次调研,几天吃喝一摊子,增加乡里负担,就故意说自己只喜欢吃韭菜水饺,以免乡里搞酒饭招待。调研期间下起了雨,道路泥泞难以行走,乡里为我们每人买了一双雨靴。座谈、撰稿,白天夜晚突击三四天,材料写好了,离乡回县时伙食费不用交(县里规定下乡不补助,也不交伙食费),我们就把买雨靴的钱给了乡里,党委书记张立祥推辞不了,只得收下,但他觉得很不过意。在市委扩大会上,张立祥作了典型发言,引起了广泛好评,张立祥也因此被市总工会推荐评选为省级劳动模范。张立祥对我很感激,多次要我告诉他我的鞋子和衣服的尺码,要买皮鞋、衣服送给我,被我婉言谢绝了。最后,他根据我的喜好,购买了几本书送给我。这次我没有拒绝。其中一本《高尔基短篇小说选》,我读书时在学校图书馆借阅过,俄罗斯大草原的壮丽、草原上一个寂寞火车站厨娘的不幸、黑海边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勇士丹柯用自己的心照亮人们前进的道路、雄鹰与蛇的对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使我深深留恋;后来我工作了,曾经买过这本书,但被人“借”走了,使我怅然若失。现在我又得到这本书了,好像又见到了自己的老朋友,真的很高兴。  

    过六十岁生日,我的弟弟们认为我四十多岁就患癌症,还能活到今天,实在不容易,要买花炮、礼品好好为我庆寿。我不同意,认为过生日,兄弟们聚在一起吃一顿饭就行了,没有必要兴师动众。他们不答应,最后我定了几条:一是不放花炮扰民;二是不收任何礼品;三是不扩大范围,兄弟子侄聚聚就行了。他们拗不过我,只好同意。最后,他们买了一套两卷本的《红楼梦》评批本送给我。我不但没有拒绝,而且再三向他们致谢。我细细翻阅,体察前人评批的内涵,拓宽了对《红楼梦》认识的视野。  

    我有一次在盐城大儿子韩诚家,帮助他们接送在市一小读书的孙女韩庭萱上学校,顺便到新华书店看看书,看到书架上有当代红学大家冯其庸写的《瓜饭楼重校评批〈红楼梦〉》,一套三卷本。取过来看看,只见里面有眉批、夹批和回后批,这些评批荟萃了脂砚斋和其他名人评批的精华,提出了作者独到观点,可以说是冯老一生研究成果的集大成。我越读越入迷,不知不觉到了小孙女放学回家的时间了。我想把这部书买回家细细阅读,一看定价398.80元,身上带的钱不够,想想家里已有别的《红楼梦》评批书了,也就恋恋不舍地把这部书又放回了书架。接到孙女回家吃晚饭,我与韩诚谈了冯老这部270多万字的煌煌巨著,谈了自己的感想,韩诚听了若有所思。第二天,吃晚饭的时候,韩诚笑嘻嘻地说: “爸爸,我今天送一件你特别喜欢的大礼!”什么“大礼”?父子居家过日子,我又不缺什么,要送我什么“大礼”?韩诚像变戏法似的,从包里取出了一套书,原来竟是其庸的瓜饭楼评批本!韩诚说,他昨天看我介绍这部书的神情,知道我特喜欢这部书,所以今天他特地赶到新华书店,一看书架上没有这部书了,就问售货员,售货员告诉他: “你爸爸昨天在这里看了一个下午的书。当他把书放回书架,刚走出大门时,这部书就被一直坐在你爸爸身旁的一位戴眼睛的老爷爷买走了。”韩诚正感到失望时,那售货员告诉他书库里还有一套,韩诚连忙请她到书库里取出来买回。韩诚故意问我: “喜欢吗?”我没有直接问答,而是笑着说: “知我者!”我暗自庆幸儿子的体贴,否则我就与这部书失之交臂了!这真是我特别喜爱的大礼,是让我再次走进红学的殿堂,得以聆听大师精辟教诲的大礼!

 

八、人生大幸
   价值观不同,往往幸福观也大相径庭。那么,我现在感到的幸运是什么呢?说出来你可能有点难以置信。虽然因贲门癌手术后,我又患脊髓后侧束神经联合变性,导致腰部向下有一种“束带感”,像被绳索捆绑似的,行动很不方便,但没有瘫痪,比前苏联文学家奥斯特洛夫斯基最后只有脚趾头能活动,要幸运千百倍了。当然,无论是毅力、学识,还是成就、贡献,我与大师根本不可能相提并论。但我最大的幸运就是脑神经没有错乱,不但还能看书学习,而且还能自己动手写一些东西。不过,有一次,差一点完全丧失了这一幸运。

    那是一天晚饭后,我正在卧室看电视,在电视机插线板上充电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了,我赶过去接电话。刚好插线板旁边有方凳和小圆桌,我就坐下来,手放在桌子上听手机电话。突然,只觉得房间旋转起来,我连忙两手紧紧按在桌面上,仍觉得桌子正在倾斜侧翻,我身子不由自主地要向一侧下滑,简直不可遏止。我连忙叫家属赶快扶住我。她要扶我上床,我说不能动。大约4-5分钟,头脑旋转的感觉要好一点了,但又激烈呕吐,因空腹,所以只是呕吐清水,大约过了 10 多分钟,才止呕。家属扶我上床。我想,如此激烈晕眩,是不是血压太高了?量了一下,血压竟达180~265毫米汞柱,我连忙服药,才逐步使血压降到常态。家属为我庆幸:如果不是坐着并按住桌子,摔倒在地,即使不死,也会中风致残。

    就在这一天旋地转、生死攸关之际,我在意识到严重危险时,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不是生死伤残的问题,而是产生这样的遗憾:这下可能再也不能读书学习了!但是,我又平复下来,头脑还像平常那样清醒,并没有影响自己读书!差一点形成的最大的遗憾并没有出现,我觉得这是我人生最大的幸运,使我获得了最大的满足。

    但愿我活着一天,就能读书学习一天。让我们珍惜这一人生大幸吧,珍惜短暂人生的分分秒秒吧!

 
 
 

[关闭]
 
 
 

  
(C) 2004-2017 版权所有滨海县党史办公室  服务提供:今日滨海
备案号:苏ICP备13034926号-1 地址:滨海县行政大楼11楼 电话:0515-84108562  E_mail: bhdsb1118@163.com